记忆力超强的名人

记忆力超强的名人

我国现代文学巨匠茅盾的记忆力为人们所赞叹。他能将一百二十回的古典名著《红楼梦》背得滚瓜烂熟。 1926年的一天下午,开明书店老板章锡琛请茅盾、郑振铎、夏丐尊及周予同等人吃饭。酒至半酣,章锡琛说:“吃清酒乏味,请雁冰兄助兴。”沈雁冰酒兴正浓,便说:“好啊,以何助兴?”章锡琛说:“听说你会背《红楼梦》,来一段怎么样?”沈雁冰表示同意。于是郑振铎拿过书来点回目,沈雁冰随点随背,一口气竟背了半个多小时,一字不差。同席者无不为他的惊人记忆力所折服。

学界泰斗钱钟书“具有照相式的记忆力”,书读一遍即能成诵。他曾大量阅读北京大学图书馆、社科院文学所和国家图书馆的藏书,“吞吐量”大得惊人。当年在清华大学文学院读书时甚至提出了“扫荡图书馆”的口号。国内外许多知名教授、学者对钱钟书先生都非常尊敬,他们经常把自己的新作赠送给钱先生,有的出版社也经常把新出版的经典著作寄给他。钱先生收到书后,会很快看一遍,然后就将书送人并告诉别人哪本书值得读,哪本书不用读,哪本书有趣,哪本书能看出作者功力等等。1979年5月,钱先生参加中国社科院代表团访问美国,走了不少地方,作了多次讲学和答疑,事前没有准备,但不管问到什么问题,哪怕是几十年前看过的中国旧书,他都如数家珍,大段大段地译成英文背诵出来,并加以讲解。

 

“湘西才子”沈从文也具有超强的记忆力。他为学生们开数目,并不用翻阅资料,甚至注明出处和卷数以及大约页数。他给中央美院讲过古代丝绸锦缎课,除了随带的珍贵古丝绸锦缎原件之外,几乎是空手而至,站在讲台上把近百的分期和断代信口讲出来。沈从文先生曾花费了半生心血,历经磨难,整理好的关于中国古代服饰的研究文稿,但却在“文革”期间被定性为黑书毒草。其惨淡经营起来的藏书和资料全部损失,本人也遭到各种迫害甚至被下放到农村养猪种菜。但他并未灰心丧气,凭着惊人的毅力和超人的记忆力,在手边没有任何参考资料和笔记的情况下,硬是将满脑子里的丝、漆、铜、玉、花花朵朵、坛坛罐罐反复回忆温习,把图稿中疏忽遗漏或多余处一一用签条记忆下来,写成《中国古代服饰的研究》一书。

还有中国现代最负盛名的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陈寅恪的记忆力更是极为惊人。他具备阅读蒙、藏、满、日、梵、英、法、德和巴利、波斯、突厥、西夏、拉丁、希腊等十几种语文的能力。那时候在国学方面,一般读书人能背诵四书五经就很不错了,而他却可以背诵十三经,而且对每字必求正解。

外国的比如列宁能准确记住国民经济统计的繁杂资料,并能对阅读过的资料了如指掌。他常常指导他的助手,到哪本书的哪一页去查证他所要的资料,助手一翻,果然如此。据说有一次列宁一边看书,一边听工作人员报告,工作人员看列宁眼睛一直盯着书,头也未抬一下,以为他没有听就停了下来,谁知列宁立即抬起头说:“怎么不说下去,我在听着呢!”

再如列夫·托尔斯泰,他有一次在一个饭庄吃饭,看了两遍菜单后,竟然一口气背下了400多道菜名,且不错一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