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掌握快速阅读原理,带给孩子科学的记忆方法

深度掌握快速阅读原理,带给孩子科学的记忆方法
在信息以爆炸式增长的21世纪中,各种学科知识不断细分、倍增。人类文明发展的前5000年的文献资料,还不如现在一年出版的多。

人类80%的知识是通过阅读获得的,传统逐字阅读的方式已无法适应知识量增长的需要。21世纪的文盲不是没有知识的人,而是不会学习的人。

由于速读训练对于提高国民素质极为重要,已成为国家教育部十五计划中的重点科研项目。国家教育部最新规定:初中生和高中生阅读速度分别要达到500字和600字/分钟,课外自读每年不少于80和100万字。

国外:2002年2月22日美国总统布什赴清华大学的演讲中提到:现在美国的小学生,如果四年级还不会快速阅读,那他初二的时候就更不能阅读了,而且根本无法上大学。美国政府每年拨款50亿美元,提高学生的快速阅读能力。

快速阅读训练原理就在于激活脑、眼潜能,培养阅读者直接把视觉器官感知的文字符号转换成意义,消除头脑中潜在的发音现象,越过由发声到理解意义的过程,形成眼脑直映式的阅读方式,实现阅读提速的飞跃。

由于人眼、人脑的器质优势,只要通过训练,激活潜能,要达到一目一行、一目十行就不是难事。

眼脑直映,阅读提速

传统阅读者的阅读路线往往是由视觉中心传至说话中心,经发音器官发出声音传至听觉中心,再由听觉中心传到阅读中心,最后才达到理解文字意义的过程。这样的过程曲折迁回路线太长,不仅费精力、易疲劳,而且直接影响到理解和记忆的效果。

速读记忆则是培养阅读者直接把视觉器官感知的文字符号转换成意义,消除头脑中潜在的发声现象,形成眼脑直映,从而实现阅读速度的飞跃。如图:

传统阅读和快速阅读的信息处理

在这一过程中,人们从感知文字到理解内容,除眼睛和神经系统外,一般不需要其他感觉器官参与,所以我们把它称为“眼脑直映”。眼脑直映的关键是排除头脑里潜在的发音现象,即阅读时做到不朗读、不唇读、不喉诵、不心诵。

眼脑直映的原理依据是,语言表达与阅读理解的不一致性。语言表达必须运用明确的、线形的、连贯的语言,而思维活动却可以是片状的、块状的,具有极大的压缩性、高度的跳跃性。读者在理解文字时,是按自己的思维习惯,用自己内潜性的“语言”来理解。因此,阅读中经常出现理解速度大于视觉速度的现象。

再者,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的主要任务是理解,即掌握文中表达的观点、要旨、意图、情趣等。而很多文字注入了过多的“水分”(并不是完全没有作用)是不需要关注或阅读的。

训练有素的读者对同类文体的阅读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势,阅读时可以忽略次要的内容,抓住某些与阅读目的相关的关键字、关键词、关键段,按预定的程序去思考,使大脑即刻作出相应的反应,瞬间形成自己的概念,从而高速有效地完成阅读理解任务。

 

由此可见,快速阅读的实质是快速的思维和快速的信息摄入有效配合的过程。

扩展视幅,一目十行

视幅广度是指一个视点所感知的文字范围,又称“视音距”或“视域”。视幅广度不是一个点、一条线,而是一个面。视幅广度越大,阅读速度就越快。

阅读心理学研究表明,大脑和眼睛识别一个词和多个词所需时间几乎是相同的,因为信息数量都处于一个视幅广度之内。虽然每个人的视幅广度因生理条件、文化水平、阅读目的、阅读习惯不同而有一定的差异,但都能经过训练充分利用和逐渐扩大。如图:

一目十行

人的视知觉范围到底有多大?有多少潜力可以挖掘呢?

实验结果表明,在0.1秒时间内,成人一般能够感知6~8个黑色圆点或4~6个彼此不相联系的外文字母,也就是说,一分钟可以感知到4,200个点。这是未经过训练者的能力。

根据统计,英文单词的平均字母数为6个,也就是说,经过训练的人可以在一分钟辨认20,000个英文单词。视知觉范围的扩大,或者说整体感知能力的提高,完全可以通过训练达到。

如把一些短语或短句写在卡片上,在极短时间内在眼前闪示,然后说出上面的内容。熟练后逐渐加长卡片上的短语或句子,缩短卡片闪示的时间,就可以使视知觉范围逐步扩大,瞬间感知能力渐渐提高。

所以,对于快速阅读来说,扩大视幅的广度和范围要比加快眼球运动速度更为重要,如果这两个方面经过正确而持续的训练,同时提高,就可以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就能真正做到“一目十行”。

消除回跳,效率倍增

一个有趣的发现:请您仔细观察旁边的人阅读时的眼睛运动过程,并不是平滑转动的,而是一停一动的。科学证明,人在阅读时眼睛只能处于两种状态,即眼停和眼跳状态。眼睛只有处于眼停状态的时候才能感知文章的内容,眼跳的过程是基本不吸收信息的。

在阅读过程中,眼睛的注视不仅从一个定点移到另一个定点,有时因意义不明了,或未看清楚,也会倒退到原定点或者前定点,以便对不同位置上的字、词进行综合的理解、记忆,或寻找遗漏的信息。

这种逆向的返回运动,阅读学上叫做“回跳”或“回视”。回跳次数越多,注视次数和耗费的时间也必然增多。

显然,回跳的次数与读者的阅读能力、读物难易程度和阅读要求有关,不熟练的读者,不仅注视次数多,每次注视所覆盖的字、词少,回跳次数也必然高,约占注视的30%;而阅读能力强的读者,则不仅注视次数少,每次注视所覆盖的字、词多,回跳次数也只占注视次数的10%。

与“回跳”相近似的情况,还有扫视,又叫做“行间移动”,是眼动的特殊情况。阅读时的扫视,是从一行文字的末端移至下一行文字的开端的眼动。刚开始学习阅读的小学生反复扫视的运动较多,而且容易发生窜行或反复寻找的情况。

初步掌握阅读技能的学生,反复扫视的现象会逐渐减少,但扫视时,视线从上一行文字末端跳到下一行文字的开端,一般都是跳得很近,往往需要短距离地再跳一次。

在美国阅读心理学家古德·伊洛费看来,造成阅读速度慢的主要因素中,有关眼球运动的有三点:一是注视的次数过多,二是每次注视时间过长,三是回视过多。这些已经成为许多研究阅读的专家学者的共识。

因此,我们只要在阅读过程中有意识地减少注视次数,缩短每次注视的时间,尽量避免不必要的回视,就可以使阅读速度得到提高。如果能长期坚持下去,就会形成快速阅读的能力,当然,这还仅仅是一个方面。

通过统计发现:善于阅读的人,阅读时眼睛极少有回跳现象发生;而阅读慢的人,因担心前面的内容记不住,无意识中眼球经常回跳扫视,大大降低了速度和理解力。我们通过眼脑直映和扩张视幅等提高阅读速度和记忆力等方法的引导训练,消除了回跳,将迅速提高阅读速度、注意力和理解记忆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