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宫殿训练中我看到的两种人,窥见两种人生

记忆宫殿训练中我看到的两种人,窥见两种人生

01、自古以来,每个人想的都不一样,所以表现也不一样,经历也不一样。

我们会想:为什么我们会有那么多的不同?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让我反思到一些问题,人的不同有一部分来自于天生,而后天可以改造的空间也很大。

我发现能成功做成一件事的人和不能成事的人有一个很明显的区别。

比如:我们常常看到一些鸡汤文中的观点例如——优秀的人早已经戒掉了情绪,那么心理学上一种叫做固化思维的人会马上认同鸡汤的观点,然后轻易接受权威的各种错误观点并开始帮助它们传播;而具有成长思维的人会去深入独立思考然后让自己成长。

我认识的事业上比较成功的人,有一些人可以称得上天才级别的人物,而另一些人虽然没有很高的天赋凭借后天的努力也一样获得了很多成就,那么他们真的像鸡汤中一样戒掉情绪了、没有情绪吗?

不是的,他们只是擅长无论在正面情绪还是负面情绪的状态下,都会从两种情绪中吸取力量让自己进步更快。

负面的失败大多成为了他们的垫脚石,而大多数人的遇到的挫折和失败会给他们大量的负面情绪,而这些负面情绪成为他们人生的绊脚石。

我记得我最初没做记忆宫殿讲师前研究记忆宫殿的5年和2年的义工加起来7年在该领域是毫无收入的,属于纯业余爱好时间专研,可是家里的亲人每个人每天回家看到我就不顺眼,在写记忆宫殿相关的教材时都会丢过来侮辱、践踏、我为你好你别继续XXX这种话,难听程度不是我用言语可以轻易表达出来的,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对方不一定是在帮我,而是在外面工作不顺心用我研究记忆宫殿耗费时间没有收益作为一个由头发泄他们自己的情绪。

如果只是一两天的辱骂、践踏还好,可是对于我是持续而漫长的践踏过程,而且践踏我的人是最亲的亲人,可是当我成为畅销书作者时,我的亲人认为我是个天才,这也是比较讽刺的事。没有人关心你快不快乐,大多数人关心的是你成不成气。

当我听到亲人那些不认可的话的时候,我内心也充满了海量的负面情绪,可是我并不会让别人的不认可打败我,而是你越认为我不行,我就越要证明给你看,我会在负面情绪中积蓄更强大的执行能力比如一天写15页教材到写40页(不可否认这种执行力有一部分来自于负面情绪),别人说我没有天赋不适合干什么我就偏要干好干成,别人说我没有天分但我会觉得我自己确实是最适合去做这一行的人,因为我比起那些利欲熏心、满口假话、营销套路至上大过课程质量的记忆培训机构要真诚太多。

我写了很多抨击竞技记忆、速读培训、七田真骗局的文章,如果我没有一颗质朴的心,当我看到那些骗局的时候我是不会有大量生气的负面情绪,我甚至都会懒得去写,受害者的利益与我何关,可是当我生气了有大量负面的情绪转变成为能量去为那些即将被学习对实际学习没帮助的记忆宫殿课程坑害的人和已经学过被骗的人发声,帮他们说出痛苦的内心真实体会时,我认为负面情绪并不是一无是处,鲁迅写了很多文章抨击社会不好的现实我不相信他没有一点负面的情绪。

那么我发现我和大多数人的性格上具有本质的差异,我会在负面情绪中吸取积极的行动力,也会在正面情绪下进步更快,去挑战自己的黑暗区的事物。很多人做一件事1个月没收入就早跑了,但是他们总是想着大富大贵,他们被人侮辱、摧残几句就内心充满了对自己的质疑,他们热衷于抱怨他们自己本性带来的许多困境。

我的偶像之一周星驰有一个故事,在他不成名的时候,导演让他演死在电梯里,他却说我死在电梯门口,让电梯不断的夹住我,这样会有喜剧效果,当时在旁边的郑少秋后来把这个故事告诉大家,大多数人的选择是能满足别人的基础需求就贪图安逸了,而周星驰对自己会不断提出更高的要求,这种要求是他自发的,而不是领个盒饭、知足常乐。

我身边很多的人,他们总有无数的负能量,然后找人抱怨,其实抱怨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抱怨后你要在负面情绪中吸取力量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可是他们抱怨的是什么,我这不行、我那不行,或者总是责怪别人,给自己做不好事情找台阶下,什么都是别人的错,遇到难事了让别人给他出主意,可是你一旦给他们出主意,他们就会给你这样做不行的原因1、原因 2、原因3,然后又陷入无止境对同一个事物继续抱怨的状态。

02、在我表达的这些故事中我们其实能看到两种人,一种人是固定性思维的人,一种是成长型思维的人。

这两种人在遇到挫败的时候都会有负面情绪,固定性思维的人任自己的本能摆布,成长型思维的人虽然也有情绪但是懂得吸取力量不断进步让自己的人生波涛汹涌勇往直前,而且成长型思维的人会不断像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和挑战,固定性思维的人喜欢呆在自己的舒适区,他们最在意的是他人对自己的肯定,甚至对于这种肯定的追求超出了对自己幸福的追求,他们活在面子里,活在面子被人打破的恐惧里,他们甚至可以做到不客观看待现实,自我欺骗也骗过别人。

在深圳莲花山公园游玩的时候,因为是傍晚,我女朋友觉得很冷,我当时穿的比较厚我就把衣服换给她穿,我穿上女人的衣服在山上自由自在的走,周围的人都带着异样的目光看着我,可是我觉得无所谓,为什么呢?因为我认为一个人当下活得让自己开心比别人怎么看待你要重要的多,因为太多人太在意面子,所以他们被面子束缚住,他们做很多事情都是为了别人在活着,当他们有一点成就就拿出去和别人吹牛,吹牛才是他们最愉快的事情,可能他们的家里有一个非常不好的妻子或者老公,天天在家里打架和吵闹却要让别人认为他们表面上过得很幸福,他们更向往表面的幸福而不是骨子里的,这种人的人格是虚假的,常年以假我示人,他们会通过各种方式控制自己的家人去达到自己的一些目的,然后用道德绑架他人来实现自己的面子工程,久而久之,这类人内心其实是孤独和抑郁的,甚至会有 抑郁症,为什么呢?他们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他们只是固定思维的一种受害者。

因为长期做记忆培训工作,我遇到了很多类型的人,但是我大致上把他们分为固定性思维和成长型思维的人。

固定性思维的人认为很多东西都是不可以改变的,因此他们会用这些作为借口当做自己不为之努力的借口,比如我就是没有XXX天赋,我脑袋笨所以怎么怎么,然后遇到困难的时候提前就给自己台阶下找补好借口,遇到问题的时候别人一旦提出他的缺点,他们就想尽所有办法为自己找补,对于他们而言面子是超越客观现实的存在。

负面情绪可以随时让一个固定性思维的人陷入不努力和放弃的僵局。

当我的固定思维学生在做记忆训练的时候,他们会把初期的慢速度认定为永恒或者天赋差,可是我初期也和他们一 样慢,但是我觉得就算我天赋差,我只要把这些训练中涉及到的黑暗区一个个攻克第二次看到他们的时候就是越来越轻松,我会在心理给与自己积极的暗示,当我有负面情绪的时候,我会有强烈的征服欲,这种征服欲会让我越来越强,甚至我在讲解我从未记忆过的材料的时候会有一种嗜血猛兽的快感,因为一件事只要你不断的做,你就会发现他们无非是前面做过的东西还了一个形式罢了,慢慢的你会越来越擅长,可是固定性思维的人,还没等到春天的到来就已经把别人折磨疯了。

当然这里我说的折磨疯了是夸大的,我在做记忆培训的时候,我至少有接近一半的时间是给固定思维的人做心理辅导,让他们保存信心,让他们不要那么脆弱,能继续坚持。

而面对成长型思维的人就很好办了,他们认为什么东西都在不断成长,自己会越来越强,他们会针对自己的薄弱环节不断的强化,做新的计划,然后独立自主,就像不需要人管能独当一面的管理型人才一样。

很多谚语都会强调风险的重要性和坚持不懈的巨大力量。比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或者“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让人惊讶的是固定性思维的人不这么认为。对于他们而言不入虎穴就什么都不会失去,我看过很多富豪的发家史都具有王健林说的:什么清华北大都不如胆子大的勇于挑战的风格,比如韩国三星的老板,当液晶显示屏在产能过剩的时代他加投五号线,以一种自杀式的生产从中间生产商成为了业界龙头,因为后来出现了大量的大屏幕液晶电视的需求他赌赢了。李嘉诚在香港回归前大多数人恐慌式抛售固定资产的时候大肆收购最后财富翻翻也是赌博式的手法。

不冒风险就什么都不会失去,可是人生一点风险不冒也很难逆袭,风险和机遇同在,当然我们不能盲目犯险,这些商业巨头基本都是成长型思维的人,如果他们是固定思维的人,除非是富二代,大富大贵的逆袭基本不现实。

其次坚持的力量,如果是成长型思维的人都明白一点,只有你做了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你才能获得高回报,可是任何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一定需要长时间坚持的沉淀,比如一个贴膜你会别人五分钟也会,你不可能获得很高的劳动回报。

所以成长性思维和一个人的财富是息息相关的。

成长性思维的人会不断审视自己的优势和不足,而固定性思维的人会不断的待在一个舒适区,然后通过以往的成就不断得到别人的肯定,别人的肯定比他们自身的进步要重要得多,这既是我们常说的:死要面子活受罪。看一个人是否是固定性思维看它爱面子的程度和固守舒适区的程度即可。

记忆宫殿训练中我看到的两种人,窥见两种人生

为什么成长性思维的人会不断审视自己的优势和不足呢?因为拥有成长性思维的人并不会认为自己一定会成为爱因斯坦和贝多芬,他们并不会对自己的能力有太不切实际的认同,总是去尝试自己能力之外不可能的事。科学研究发现,人对自身的能力评估是很不准确的。那么成长性思维的人对自己的能力有比较开放的评估,而固定性思维的人对自己的能力有比较失真的评估,一旦出现小挫败既认定一个永恒的自我评价,这样他们的能力就被他们的思维束缚住了。

成长性思维的人会发现自己的优势并对自己的不足做开放式的评估,认为自己有很大的成长空间,然后在做同一件事的时候他们会不断向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来督促自己获得更高的水平,他们从事何种工作他们明确的知道自己需要何种能力,不管这些能力是否自己擅长他们都会努力去不断提高,曾今有人说我的普通话有一点听不懂,几年过后认识我的人都会发现我的普通话有了长足的进步,而我们机构的欧阳老师的普通话带有严重的湖南口音,对方却经常以自己不标准的普通话当做一个段子去调侃,也并不愿意作出努力去调整,所以最近我一直就这个点让他作出调整。

成长性思维的人拥有更高的同理心,我在做讲师的时候发现成长性的讲师会不断的提高自己某一个领域的实力已达到超出别人预期的体验,而固定性思维的讲师会保持一个不进步的状态,让学生对自己积累很大的怨气,大概可以分为三种状态:怨气颇深,委曲求全,逼上梁山。这三种状态在我购买房子的时候同样遇到了,不好的开发商会允诺无数的好处,当你收到房子发现一个都实现不了,于是你怨气颇深,然后委曲求全给你一个折中的补偿,如果你接受不了就被逼上梁山。

那么不具有成长性思维的企业和个人都会因为这种情况加剧他们的衰败。

成长性思维首先是为了自己,但是成长性思维的人同理心好是因为他们明白自己提高了才能满足别人,同时能够GET到别人的需求去为别人服务。因此成长性思维的人越来越富有在每一个领域都不断如鱼得水,固定性思维的人与人矛盾不断发生并不愿意作出改变,所有的战斗都为维护自己脆弱的面子而努力,犹如困兽。

成长性思维的人会不断微调和变革。

这里说一下CEO综合征,如果总是想站在神坛之巅让自己看上去完美无瑕称之为CEO综合征。

李.艾卡尔就是这么一个反面教材。在出任克莱斯勒汽车公司总裁并获得初步成功之后,他看上去像一个得了固定性思维的四岁儿童。他一次次的推出同样的车型,每次只做一个浮于表面的外形小改动。不幸的是,最终不再有人对这种车型感兴趣了,他们的业绩凋零,他成了一个维护面子又不好学的CEO。

路易斯.郭士纳,一个公认的成长性思维领导者,被邀请到IBM公司带领大家东山再起。当他开启文化和政策颠覆式的调整计划时,公司股价停滞,整个华尔街嘲笑,他们说他是失败者。然而几年后,他们公司再度成为领头羊。———引用自心理学畅销书《终生成长》

成长性思维的人喜欢清清楚楚的事物。

有一个故事讲中国人和外国人的思维的差异,说问对面有几只羊,中国人会说:可能7、8、9只吧,而外国人会明确的数清楚然后告诉对方:4只。这个故事还是很多喜欢讲《易经》的国学大师自鸣得意的故事。

这个故事就带有一定的寓意,当然每个人的视角是不一样的,我的视角是:中国人很擅长保护自己,所以喜欢给别人似是而非的回答,很多讲师讲课喜欢把一个本身清清楚楚的问题讲得模模糊糊,然后对方似懂非懂,显得自己玄妙无穷。

这种似懂非懂的方式只适合天赋悟性极高的人,根本不适合普通人,普通人还是告诉他清清楚楚的东西会比较好,说通说透多举例。

那么固定性思维的人会经常担心把东西弄清楚有时候会对自己很危险,因此他们本能下意识的回避说清楚,清楚的事物涉及到对自己不利的信息。

固定性思维的人喜欢逃避问题、逃避责任、逃避对自己不利的事。

比如我的家人对我不好,那么我会把这种不好放在明面上,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然后这不代表我不爱我的家人,在我的心中不论长辈还是晚辈、贫穷还是富贵,我们的发言权都是平等的,而不是一种忍辱偷生、委曲求全的关系,我看清楚之后我才能更好的让家庭和自己成长和进步,比如我看到我妈妈的菜做的不好吃我就说她,那么我就会思考我这时候是一把尺子只量别人不量自己,我清清楚楚的告诉我的家人并认错,我下次就改掉这个做法了。我的家庭从小到大都是权利关系大过于爱,因为很多时候父母强势的控制子女的各种事物一旦违抗就会冠以:你这就是不孝!每次任何反对意见都会回到这句话,可是家长的论调错误得非常离谱了。

那么我清楚的知道这种做法并不能算是爱,因为爱是让对方舒服而不是满足父母的私欲,如果认同并去委屈自己那是愚忠愚孝,因为我能把这些问题和家长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家庭的人自然也会慢慢成长进化。

而固定思维的人发现自己的家人有不对的地方就会冠以:不要试图去改变别人,要包容要宽厚的对待家人一大堆的心灵鸡汤在等着他自己。

最后他们自己受不了家人施加的痛苦又找别人抱怨家里人对他不好,真正受不了的时候把怨气一次性大爆发出来伤害那些真正关心自己的人,这种固定思维不可谓不可怕。

成长性思维的人不会安于现状。

在做记忆培训的时候我会不断的审视自己的技巧技术,我几乎每一期都会对技术理论和框架作出微调。我是一个典型的成长性思维的人,而且我会不断提出更高的要求去针对自己。

03、 比如在记忆林肯演讲稿《葛底斯堡演说》的时候:

八十七年前,我们的先辈们在这个大陆上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新的共和国,她受孕于自由的理念,并献身于一切人生来平等的理想。

如今我们卷入了一场巨大的内战,以考验我们或任何一个受孕于自由和献身于上述理想的共和国是否能够长久生存下去。我们聚集在这场战争中的一个重要战场上,我们来到这里,是要把这个战场土地的一部分奉献给那些为使这 个共和国能够生存下去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的烈士们作为最后安息之所。我们这样做是完全应该而且是非常恰当的。

初期我研究过竞技记忆,我会使用地点桩子安置关键词去记忆,然后我发现这种方法弊端很大,因为需要不断寻找地点,而且会破坏信息逻辑。

那么我会继续研发,比如这个信息具有一定的逻辑,我会研究对信息进行逻辑分块的技术,把信息分块:建国——内战——牺牲——奉献补偿烈士,然后用句子转化技术+整体记忆技术搞定一个个需要记忆的小分块。

当然记忆无定法,我研究了针对不同材料的各种记忆手段,而不是停留在古代的记忆宫殿技术去记忆信息,如果说古代的记忆技术是战斗机,我已经将它发展到了航空母舰的地步。

记忆宫殿训练中我看到的两种人,窥见两种人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